Category Archives: Uncategorized

有學問的面孔 A Professional Look

女兒突然戴起一付粗黑鏡框的眼鏡看書。

“你近視了嗎﹖”老爸盯著她許久問道。 “沒有。這是我花了五塊錢上網買的無度數眼鏡。”

“那又為甚麼呢﹖”老爸想不通。這世界無奇不有﹐兒子近視﹐想盡辦法戴隱形眼 鏡。女兒視力特好﹐居然要戴上眼鏡﹖

“愛偉說我戴上眼鏡﹐看起來比較有學問。”原來如此。

近來﹐詩詩也成為化學專家。昨天下午﹐弟弟的作業做不出來﹐趕快通過電腦的聯 網相機求救。

“看到了嗎﹖”姐姐把解決的點子﹐寫在紙上﹐舉得高高的﹐一付很有辦法的樣子。 雖然姐弟南北各一方﹐通訊無礙。

晚上﹐愛偉踏進房間﹐“可以問化學問題嗎﹖”

詩詩的同學﹐在一間半導體公司工作。幾天前﹐特別帶她去參觀“無塵室” (Clean Room)。回來 後﹐她說她知道以後不會在那種環境工作了。 “在無塵室工作﹐從頭到腳要穿兩層。如果我一天上三次洗手間﹐一小時就不見啦﹗” 詩詩自我解釋。

Advertisements

天方夜譚 The Unbelievable

從洛杉磯回來沒幾天(9/19/09)﹐一大早就聽到老公說﹐收到美國銀行的電郵﹐警告我們的信用卡可能被盜用了。 大概是銀行大驚小怪﹐我慢條斯理地打開電腦。仔細一看﹐發覺信用卡已給凍結﹐才意識到“代誌大條”。一早連續六個交易﹐都來自同一家網購公司-信用卡收費歐洲聯盟(CCBILLEU)。訂購時﹐我們還在睡夢中呢

  哇﹗銀行警告的動作還真快。趕緊按照規定﹐逐一審核每項交易﹐在網上澄清不屬於我們購買的項目。填完問題後﹐信用卡帳號隨之關閉﹐告知七日之內會收到新卡。

 

接著﹐拿來上月的信用卡賬單﹐又發現有一網購下載“潘朵拉”音樂的年費﹐也不是我們的。之後﹐就是一連串與銀行和收費公司的交涉。

我們才驚覺早上盜竊戴格思身分的人﹐是要跟色情網站打交道的。 想不到我們也成為身分盜竊案的受害者。難怪兒子促銷的身分盜竊保險賣的紅火。駭客是無孔不入的。

盜竊身分者﹐除了電郵住址不是我們的以外﹐其餘的資料都是正確的。 “還好都是一些小數目。”老公說。 “這是避人耳目的做法。”我說。明明也同意這個說法﹐因為費用小的項目﹐比較容易瞞混過關。

 其實﹐不可思議的身分盜竊﹐遠在六年前就發生了﹗ 有次﹐老公去洛杉磯出差。幾天後﹐就收到當地法院的公文。事因有位墨西哥小姐﹐說戴格思是她初生嬰兒的父親﹐必須到法院一趟。 處變不驚的是我﹐氣急敗壞的是老公。

他立即撥電到法院﹐表明住在北加州的自己﹐不認識這位小姐。 工作人員居然安慰他說﹕“沒關係﹗她已經給我八﹐九個名字了。你就不用專程跑來了。”

事後回想﹐這小姐可能是在租車公司或旅館的垃圾桶中﹐撿到上面附有個人資料的收據

看來隨時隨地都要提高警愓,才能減少身分被盜的機率囉。不過﹐破財消災總比突然冒出個兒子好處理多了。

竊聽風雲 Overheard


詩詩的研究所﹐有很多外國學生。

今早﹐她氣嘟嘟地說﹕“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人家借我的功課了﹗”

“為甚麼﹖”

“昨天﹐有些中國學生﹐先用英文跟我借功課。

等拿到後﹐馬上就用中文說﹕統統
不對﹗他們以為我聽不懂﹐其實﹐連日本學生講話﹐我都聽得懂咧﹗我花了三天才
做出來的呢。不會做﹐又說我做錯。”
嘿﹐別氣﹐別氣。咱們馬老大早有先見之明﹕“哼﹗好人沒好報﹗”

明明同學阿文的媽媽﹐有天看到我說﹕“你的兒子﹐好像聽得懂我在說甚麼。我
講話﹐他的眼睛會動呢﹗”這是哪門子的新聞哪﹖

結婚週年的禮物 My Anniversary Gift

九月五日是我們結婚二十八週年的紀念日。

當天是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六﹐我們六人往那巴谷開去﹐卻沒有預定觀看的景點。

小孩個個興致高昂﹐愛德手拿“愛瘋”手機﹐興高采烈地當路線總指揮。

那巴谷的土壤與氣候﹐特別適合種植葡萄﹐美不勝收的葡萄園景致綿延不斷。這兒

的葡萄酒也是舉世聞名的。我們不喝酒﹐很少會有來此一遊的念頭。上次﹐父母親

及姍媽一大家人浩浩蕩蕩前來﹐笑聲猶存耳際﹐卻已是十二年前的往事了。

車子開到聖荷琳娜鎮時﹐小小的城鎮中心﹐兩旁路邊已停滿車輛。正為找不到車位繞圈子愁煩時﹐愛德指著對街樹蔭遮掩的左斜角說﹕“那裡有空位﹗”

“哇﹗好眼力﹗”

“是呀﹗我從中國回來以後﹐就變得很會找停車位了。”看來是學有所用﹐讚詞

自認當之無愧。


不起眼的鄉下小鎮﹐賣的卻盡是名牌服飾和價格高昂的藝術品。每隔條街﹐幾乎就有

一露天樂團在賣力演唱﹐鄉村音樂濃濃地洋溢在夏日的艷陽下。

走到“木屋巧克力”﹐店裡擁擠﹐但是﹐清爽佈置及嬌小精工的巧克力造型﹐特別吸引我們的注意力。

http://www.woodhousechocolate.com/shop_online/

鼎鼎

大名的“西施”巧克力和這兒相比﹐便顯得粗俗。

如果“木屋巧克力”是給妙齡少女吃的﹐那“西施巧克力”就是給歐巴桑吃的囉﹗

這樣說來﹐我該吃哪一種呢﹖

這些顧客﹐真正要買的恐怕是一個青春的夢吧﹗年輕的夢﹐甜蜜可愛﹐自由自在。正

如各式各樣的巧克力﹐無一不是在展現多彩多姿的年華。

我們終究甚麼也沒買﹐默

默地走了出去。

在街道繞一大圈﹐我們決定吃墨西哥菜。吃到一半時﹐明明突然問我﹕“我可以送

給每一個人一顆巧克力嗎﹖”一聽說有人要請客﹐大家眉開眼笑﹐精神抖擻。

(下圖)在地下室的酒窖﹐溫度長年維持在理想的華氏58度。裝好酒的酒桶則用進口的法國橡

木﹐便宜的酒﹐用本地的橡木就行啦﹗

在酒窖的陳列室

吃完午飯﹐我們又去貝林潔葡萄園(Beringer Vineyard)。

葡萄園裡﹐另一露天

樂團正在唱著不知名的鄉村音樂。每個在美景跳動的樂符﹐都是令人陶醉的旋律。

四個小毛頭﹐坐在果樹環繞的樹蔭下聊天﹐甚是快樂。


然而﹐去參觀擁有百年歷史的美國烹飪

學校(The Culinary Institute of American at Greystone)時﹐個個卻是哈欠連天﹐心神不寧﹐一直提醒我們要趁早趕回

聖荷琳娜鎮買巧克力。

好吧﹗下午五點﹐我們 趕到這個令大家魂牽夢掛的“木屋巧克力”。這時﹐我們是

唯一的顧客群。眾人仔細再三﹐端詳各式口味和造型﹐點了自己所喜愛的。

“你們要用紙巾還是塑膠袋裝﹖”櫃檯小姐問。

全場鴉雀無聲﹐目光全盯著出錢的人。

明明遲疑片刻﹐終於清了清喉嚨說﹕“用塑膠袋。”

頃刻﹐六個小不點兒的巧克力﹐裝在晶亮的小塑膠袋裡閃爍發光。明明拿出現金卡

付款後﹐每個人都笑得合不攏嘴。飄蕩歡樂氣氛﹐連櫃檯小姐都甜甜地笑著。

“好大方喔﹗謝謝你啦。”兒子第一次掏腰包買顆巧克力而已﹐我居然對他滿口感謝﹖

我捏著小指大﹐兩旁波浪似奶糖點綴的核桃巧克力。輕輕地咬一口﹐平實雋永幸福﹐不必遠求﹐可以這麼信手拈來。

坐回車座後﹐只聽到怕長痘痘又想吃巧克力的明明在嘀咕﹕“我讓你試吃我的﹐你

卻咬了一大口﹗”

愛德賠笑著說﹕“巧克力這麼小﹐怎麼吃﹐都是一大口啊﹗”

“是呀﹗這種巧克力﹐就是做來試吃的﹗怎麼吃﹐都是一大口。”老公附和。

回家的路上﹐我不斷地反芻那塊巧克力的味道。

甘醇的美味﹐不論是醒著﹐還是入夢﹐都讓我回味無窮。


一場暴風雨 A Stormy Day

氣象局把今天 (10/13/09)的暴風雨列為“嚴重級”。這是近半世紀最強的十月雨。

米慎高中的校慶晚會原定今天舉行﹐只好順延一週。可是﹐下星期又是大考。

愛偉唉聲嘆氣的﹐直說這場雨﹐打亂了發佈校慶文章的截稿時間﹐以後校刊要趕稿﹐還可能被出版社罰錢﹔憂慮參加跳舞的學生少﹐門票收入差﹔擔憂沒空佈置會場﹔為沒時間準備考試發愁。。。奇怪﹗十七歲的學生怎會有這麼多的煩惱﹖

古怪的老公覺得在傾盆大雨中﹐上米慎山跑步最是過癮。上山回來後﹐愛偉來電。 因為大雨﹐請他來學校接送。

“好吧﹗雖然我覺得你不應該錯失在這暴風雨漫步的好機會。”

明明剛打來電話﹐南加州也下雨。這學期他和愛德同時選修“都市建築”的課。 “不知道為甚麼愛德有時會在課堂打瞌睡﹖不過﹐也沒關係。我們之間只要有一個人清醒做筆記就行了。”明明說。

想到愛德四歲來南加州時﹐帶他一起去圖書館聽英文故事。講員才開口沒多久﹐他就睡著。醒來時﹐愛德告訴我說﹕“我聽不懂。” “沒關係﹐慢慢聽﹐你就聽得懂了。” “姨媽﹐可是﹐我慢慢聽﹐我還是聽不懂。” 長大與小時候的愛德﹐ 對不感興趣事物的表達方式﹐還是一樣灑脫直接。

十月中旬﹐秋意已深。 聽一首清涼的鄉村歌曲﹕“我不是雨中的陌生人”吧﹗(I’m No Stranger To The Rain 附歌詞)

家有悍妻 The Untamed Wife

這星球不夠容納我們兩個。我走啦﹗
This planet ain’t big enough for the two of us, so… OFF YA GO!!!

Daffy Duck

看 過卡通片“懼內的達飛鴨”(The Henpecked Duck)嗎﹖在外神采煥發的達飛鴨﹐在家碰到趾高氣揚的鴨媽媽﹐是甚麼情景呢﹖ 鴨媽媽外出﹐囑咐達飛鴨好好在家孵蛋。無聊之至的老公﹐就拿蛋來練習魔術﹐沒想到給變丟了。在鴨媽媽的咆哮聲中﹐垂頭喪氣的達飛鴨走出被審訊的模樣﹐真讓 咱家老爺掬一把同情之淚。他們對簿公堂﹐又是為啥﹖ 有一天﹐我的公公問老公﹕“太太的定義是甚麼﹖” “是朋友。” “太太怎麼可能是朋友﹖太太是個你說東﹐她說西的敵人。” 與其說他們的感情有問題﹐倒不如形容他們的婚姻﹐具有強烈的革命精神。 我的婆婆高中畢業典禮後的第三天﹐就跟即將從費城遠征西雅圖任職的公公步上禮堂。 婚後﹐她奮發向上﹐博覽群籍。超過半世紀脣槍舌戰的操練﹐只要戰事開打﹐婆婆便引經據典﹐雄辯滔滔﹐氣勢不亞於當了大半輩子教授的公公。 “如果你贏不了你的敵人﹐至少要與他並駕齊驅。”鬥志高昂的婆婆說。她常年在網球比賽所向無敵﹐靠的正是毅力與苦練。 有位身歷其境的親戚說﹕“每次他們吵架﹐都以為他們已走到婚姻的終點。但是﹐吵過後﹐發覺他們的感情比以前更好。有些人是越辯越明﹐通過辯論以了解彼此思想的。” 兒子剛在日本上一年級時﹐從同學家玩回來。 “為甚麼同學的媽媽﹐都這麼“耐斯”﹐你這麼兇﹖”眼界大開的兒子﹐挑戰嚴母﹖ 是呀﹗就是自知其短﹐才遠渡重洋來學溫柔嘛。每次見到日本媽媽﹐總是謙恭有禮親切的笑容更 是從眼尾一直擠到嘴角﹐ 我立志要努力學習溫柔之道。 我的左鄰公寓﹐住著一位年輕的日本太太﹐帶著兩個稚子。每次碰面﹐傳統的九十度鞠躬不說﹐善解人意的微笑問安﹐說起話來﹐就像小鳥一樣悅耳動聽。活生生的 有如從書本走出的賢妻良母﹐老公讚不絕口。 “為妻者﹐當若是﹗”老公指示學習目標。 取經不必長途跋涉﹐模範就在眼前我只要東施效顰﹐何樂而不為﹖ <a

公寓的牆壁單薄﹐日子一久﹐發覺“隔牆有耳”﹐真是無可奈何的事。

鄰居那個感冒
和吵架﹐我們都瞭如指掌。先生半夜歸來被鎖在門外的哀求聲﹐夫婦戰鼓齊鳴聲﹐
冬夜小孩從棉褥被母親拉起﹐左右開弓甩耳光的哭聲﹐再加上太太從早到晚喋喋不
休的嘮叨聲。

日以繼夜﹐炮聲隆隆我們天天都為這種疲勞轟炸抓狂。令老公不解的是出門輕
盈可愛的小鳥﹐進門卻搖身一變為饒舌的烏鴉﹖

搬回加州後﹐我如釋重負。但是﹐想到半途而廢溫柔之道﹐覺得心有戚戚小心翼翼地詢問老公﹕“還要我再學溫柔嗎﹖”

你們作丈夫的﹐要愛你們的妻子﹔正如基督愛教會﹐為教會捨己。 弗 5﹕25

最近﹐老公在他的部落格寫上這麼一段話﹕“身為基督徒的先生﹐終其一生﹐都要
為太太效勞﹐愛家庭又顧家﹐並忍受一切﹐直到老死。太太還能再要求甚麼呢﹖” 再配上蜘蛛先生在鞠躬盡瘁後﹐還要成為毒寡婦蜘蛛美食的圖片。

這圖文並茂﹐慷慨成仁﹐捨己為妻的說法﹐﹐大大地感動了好幾個粉絲。當然囉﹐他筆下悍妻的輪廓﹐也呼之欲出。

有個退休的印度讀者叫魯慕舍。他去年喪妻﹐非常懷念結衾四十多年的伴侶。魯慕
舍很有學問﹐用字遣詞都大有文章。即使只是看他留的意見﹐我不但要查字典﹐還
要上網查詢典故的來龍去脈。這麼一位學著居然挺身而出﹐為我打抱不平。他引用了下面這段
故事﹕

古希臘哲學家安提斯泰尼 (Antisthenes c. 445-c. 365 BC)﹐問他的老師蘇格拉底
(Socrates c. 469 BC–399 BC)﹐為何會娶比他年輕四十歲的悍妻贊西佩(Xanthippe)﹖

一代宗師回答﹕“傑出的馬術師﹐不會選擇溫順的馬。因為他們知道﹐如果可以降
服桀傲不馴的悍馬﹐他們就能輕鬆自如駕駑一般的馬。同樣道理﹐如果我能容忍她
暴躁的脾氣﹐我也就可以和所有的人和睦共處。”

“凶悍的太太﹐正是蘇格拉底維持婚姻成功的主因。”魯慕舍安慰的說。

不過﹐結尾時他話鋒一轉﹕“不管你是單身還是結婚﹐你都會懊悔的。”